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我和我的祖国”征稿

家乡的变化

发布时间: 2019-07-25 11:28:00 来 源:

赣南队  许观林

 

说起家乡的变化,对于我这个出生于六十年代的农村娃来说,确实深有体会。其中,衣食住行的巨大改善就是普通百姓得到的最大实惠,也最广泛地体现了我们党在改革开放40多年来所取得的伟大成就。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村多数人家是每隔几年就凭布票从国营商店买回白色的粗布和染料,自己把布染成黑色或蓝色,然后再请裁缝师傅到家里来做衣服。条件好的冬天有棉袄或毛衣,条件差的冬天只穿两件单衣,再冷也只能穿条单裤。衣裤穿破了就打补丁,俗话说的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就是那个年代的真实写照。在夏天,六岁以下的小孩一丝不挂是常见的现象,即使是成年人也常常赤足、上身赤膊,并不完全是因为天气热,更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节省买衣服鞋子的钱,也有的确实无钱添置。记得有一次我九岁时,在酷暑中去赶集,赤足走在滚烫的石子路上,路人看了都觉得这小孩好可怜。

那年代,村民们仅靠参加生产队劳动获得工分,再依据工分分配粮食,那时粮食产量低,村民积极性也不高,对于那些家庭人口多,劳动力又少的家庭来说,常常过着食不果腹、寅吃卯粮的生活。我们家晚餐只能吃米粥、稀饭充饥,以此节省点粮食。一年四季只有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吃上点荤菜。我读高中时住在学校,从家里带来的萝卜干或腌菜要连续吃三天。那时的生活用水全靠人力到小河去挑,做饭用的燃料主要靠农闲时到离家10多公里远的山上去砍柴草。

年代村民们普遍住的是土坯房,多数房子比较陈旧,大都是几十年前甚至一百多年前建的,雨天漏雨很常见。那个时候没有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每家每户都有四五个甚至七八个小孩,常常是三五个小孩挤在一张床上睡,我小时候就是跟哥哥弟弟三人同挤一张床。房间里没有像样的家具,更不用说电器(我们村八十年代初才通电)。房间都不建卫生间,小便一般在房间角落的尿缸里解决,尿缸满了就挑去浇菜,大便就在外面又脏又臭的粪坑里解决,常不常能听到有人掉到粪坑里的事情。每家每户都挖有一个粪坑,因为这是很好的农家肥来源。

年代人们出行主要是靠徒步绝大多数村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离家3公里远的乡镇(那时候叫公社)集市。赶集的路也只有一条,不但窄小,而且坑坑洼洼,晴天一路尘土,雨天则泥泞难行。我小时候到外婆家做客,虽然只有10公里左右的路程,但一路都要过田埂、越丘陵,道路窄小而弯曲,要步行3个小时才能到达。

如今,村民们生活富裕了,各种衣料品种渐渐多起来,穿着打扮更注重的是美观、华丽,夏日服装轻柔、飘逸,冬季则选择轻柔保暖的羽绒服,保暖内衣和羊绒大衣。村民们不再为穿衣发愁了,而是发愁衣服多了衣柜放不下了。

村民们不再为吃饱犯愁,饮食水平逐渐提高,从单一吃米饭蔬菜开始增加了副食、肉、蛋类,鲜奶等,吃鱼吃肉也不再是逢年过节的专利。村部有了小卖部、菜市场,有品种繁多的各种食品,以及反季蔬菜、水果、海鲜,应有尽有。家里来了亲朋也不用着急,冰箱里随时存有各类荤菜和饮料。家家安装了自来水和燃气灶,不再累死累活为生活用水和燃料发愁了。我回家看望母亲时,她老人家经常感叹说“打盼共产党的福,现在的日子好过了,餐桌上天天有鱼有肉,天天像过年一样”。但母亲勤俭节约的习惯没变,每当我们把剩饭剩菜或有点变质的水果扔掉时,她少不了要批评我们几句,给我们上忆苦思甜课。

各家各户陆陆续续建起了三、四层的红砖水泥楼房,住房面积大大改善,人均住房面积可达七、八十甚至一百多平米,卧室、客厅、卫生间、厨房、阳台、庭院、车库、配套家具,电风扇、空调、热水器、彩电、冰箱等等样样齐全。简陋的危房不见踪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装修漂亮、舒适整洁的楼房。村里也有几户特困户,他们无能力盖新房,但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没有遗弃他们,出台了精准扶贫政策,政府出资为他们盖起了新房,并对门前地面进行了硬化。村民们由衷点赞“共产党真好,是咱老百姓的贴心人。”

水泥公路通向各家各户门口摩托车、电动车家家必备,多数家庭有好几部。近几年,一半以上的家庭买了私家轿车。有了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村民们与外村、外面世界的联系也更多了,年轻人开着车,带着全家老小出门旅游也成了家常便饭,甚至有的到了香港、澳门、广州、北京、上海等地旅游。相信不要几年,村民们很快就会走出国门,畅游世界。

忆往昔坎坷岁月历经沧桑,看今朝幸福时光国富民强。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使国家富强,给民众带来了生活的富足、精神的愉悦。不少上了年纪的村民由衷感叹:现在国家政策这么好,日子好过了,我们要好好保重身体,争取多活几年。是啊,国家强盛、经济繁荣让我们充满信心,感到自豪。在建国70周年之际,我们坚信,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我们的国家会一定越来越强盛,人们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美好。

[责任编辑: 肖秋云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